詩·回家的路

www.langyaguoxue.cn 瑯琊國學網    2018-03-06 09:45:00

  近幾年,“詩詞熱”成為一種文化風尚,詩歌之美以更多元的視角被解讀。當不同時代的讀者對詩歌產生相通的情感投射與智識共鳴時,我們發現:這個時代不僅需要詩歌,更呼喚詩意和詩性的回歸。但當詩歌已不再和日常生活發生直接關聯時,我們應如何走近詩歌、詩人、詩心?詩歌如何被創造,又將帶我們去往何處?這一連串關于“詩”的疑問,我在《詩的八堂課》中找到些許答案。

  小32開、208頁,我兩天讀完,酣暢淋漓。作者江弱水是浙江大學教授,這本書被學界稱為“上乘的談藝之作”,而作者自稱是“一本關于詩的八卦”。我在書中也尋到“八卦”蹤影,“此開講第一回也,卻說到賭博和下棋上頭來了”,這是開篇第一句。以賭博和下棋為喻,講李白是賭博型詩人,杜甫是弈棋型詩人,蘇東坡手氣好時不可思議,但也不經意會把牌打壞……

  書以“課”為名,但讀來從未讓我產生距離感,行文方式也并非教科書式的循規蹈矩,而是具體可感、活潑而不拘泥。王國維、梁宗岱、朱光潛等近現代大家都曾試圖用中國古典詩歌觀念來理解西方詩學,比如,梁宗岱以中國古典詩學之“興”來理解西方詩學之“象征”。江弱水做了同樣嘗試,他從諸如隱喻、意象、象征和境界等概念中抽離,重構以漢語古典詩學為核心的八課:博弈、滋味、聲文、肌理、玄思、情色、鄉愁、死亡。用抽絲剝繭的方式展開問題,探尋經典詩歌的內核生命力。

  從莎士比亞到李商隱,從蘇軾到魯迅,從希尼到卞之琳……作者隨手化用,即成文章。不拘中外、不限古今,落筆看似散淡,實則脈絡清晰、環環相扣。在分屬王羲之、杜甫、司湯達的詩句里,作者發現共同的“形而上學時刻”;在《詩經》《楚辭》《紅樓夢》與莎士比亞、斯賓塞等人的作品中,作者發現相似的語言編碼方式……這種串通古今中西的闡釋打通了詩歌的壁壘,極具“詩學精神”,正如書中所言,“詩的精神是在世界黑夜中向著存在和語言的突圍”。

  很贊成江先生對詩歌的看法:“詩是招魂的聲音,是寬縱和親昵的音樂,是引領我們回家的路。”面對信息快速更迭之境,詩歌似乎進入“最壞的時代”,但在我看來,這也是詩歌最好的時代——大浪淘沙中必能涌現新時代的李白杜甫,忙碌喧囂中詩歌必能帶人們回歸自我、詩意棲居。畢竟,“詩是一加一等于三也等于零的那種東西。當一切堅固的東西煙消云散,詩就是看到的那個三、那個零”。

來源:人民網-人民日報 編輯:huchen

分享到: 微信 更多
評論】【關閉】【糾錯:[email protected]
辽宁11选五5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