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陽明96字家訓 千年不滅一盞燈

www.langyaguoxue.cn 瑯琊國學網    2018-01-16 13:54:00

  王陽明家規的核心是良知教育,主張“蒙以養正”,把勤讀書、早立志、學做人、做好人作為家規教育的重中之重。

  由于長年在西南邊疆為官、征戰,家書成為王陽明開展家族教育的主要途徑,現存《王陽明全集》收錄了大量王陽明對兄弟、子女以及晚輩們的書信,字里行間,融入了他對整個家族的諄諄教誨和殷切希望。

  其中《示憲兒》這篇被稱為王陽明家規“三字經”的家書堪稱經典之作,整篇家書,歌謠體式,三字一句,共三十二句,一韻到底,朗朗上口。

 

  后來,王氏后人秉承了王陽明的訓子家規理念,形成了以“三字十二條”為代表的姚江王氏族箴,成為這個家族安身立命的旨要與規范。

  除此之外,王陽明還把家規理念運用于社會教育,以家族歷代傳承的家規理念和畢其一生的心學研究為基礎,向王學弟子們和西南邊疆百姓廣授教育樹人之道,倡導文明禮儀鄉風,被后人譽為“百世之師”。

  《示憲兒》三字詩,收錄在《王陽明全集·贛州詩》中。全文雖然只有96字,卻濃縮了為人處世的大智慧。

  “幼兒曹,聽教誨:勤讀書,要孝悌;學謙恭,循禮儀;節飲食,戒游戲;毋說謊,毋貪利;毋任情,毋斗氣;毋責人,但自治。能下人,是有志; 能容人,是大器。凡做人,在心地;心地好,是良士;心地惡,是兇類。譬樹果,心是蒂;蒂若壞,果必墜。吾教汝,全在是。汝諦聽,勿輕棄。”  

  勤讀書,要孝悌。

  王陽明在私塾讀書的時候,就對自己的老師說:“我以為第一等事應是讀書做圣賢。”

  一般人眼中,讀書是人獲取知識的最關鍵途徑。但在王陽明看來,我們心中有良知,良知無所不能,無所不知。所以讀書不是為了獲取知識,只是驗證、呼喚我們良知所已有的知識。由此可知,王陽明讓人勤讀書,和其他“要你勤讀書”的古人有很大的不同。

  有人曾問王陽明:“讀書卻記不住,如何是好?”

  王陽明的回答是:“只要理解了就行,為什么非要記住?其實,理解已是次要的了,重要的是使自己的心的本體光明。如果只是求記住,就不能理解;如果只是求理解,就不能使自心的本體光明了。”

  而孝悌,《論語》中稱“其為人之本與”。王陽明一上來就說了人生的兩件大事,孝悌和讀書。孝悌是人之根本,而讀書則是發明本心,修身而成為圣賢的途徑。

  學謙恭,循禮儀。

  謙恭不是一種姿態,而是一個人內在品德和修養的高度表現。它不因學問博雅而驕傲自大,也不因地位顯赫而處優獨尊,相反,謙恭者學問愈深愈能虛心謹慎,地位愈高愈能以禮待人。

  謙恭和禮儀,是相輔相成的。我們內在的謙恭,化作外在的禮儀。假如只有外在的謙恭而沒有內在的謙恭,這就是虛偽。

  現在人的毛病,大多只因一個傲字。千罪百惡,都從傲上來。“傲”的反義詞為“謙”。“謙”字便是對癥治“傲”的藥。做人不但容貌舉止要表現出謙虛恭謹,內心也必須保持恭敬、節制、禮讓,要常常看到自己的不對,真正能夠虛心接受他人意見。 

  節飲食,戒游戲。

  《論語》中說,君子食無求飽,居無求安,敏于事而慎于言。《黃帝內經》上也說“飲食有節”,這是古人對于飲食的態度。

  至于戒游戲,則主要是立志。游戲一類令人玩物喪志。王陽明曾說,“夫志,氣之帥也,人之命也,木之根也,水之源也。”如果一個人沉迷于游戲嘻樂,日子長了,志氣都消磨盡了,最終也難成事業。

  毋說謊,毋貪利。

  說謊則不誠實,就是自欺欺人。《大學》中說,“所謂誠其意者,毋自欺也。”一個自欺欺人的人是無法真正做到慎獨、無法正心誠意修身的。

  而貪圖小利,則容易昏了頭腦,被人利用。戰國時期,秦惠文王想吞并物產豐富的蜀國,有人獻計造能下金糞的石牛送給蜀侯。蜀侯中計,下令民工開山填谷,鋪筑道路迎接石牛,秦惠文王讓大軍跟在運送石牛的隊伍后滅了蜀國。人們嘲笑蜀侯是貪小利而失大利。

  崇禎十四年王陽明六世孫王貽杰進京入朝,后統管江西都指揮使司,去世后才發現其竟然囊無積蓄,最后靠官場摯友的資助才得以回鄉歸葬。一個朝廷的二品官階,清廉至此,著實讓人肅然起敬。 

  毋任情,毋斗氣。

  任情恣性,放任自己的性情,不受任何拘束。《增廣賢文》中說,學如逆水行舟,不進則退;心似平原走馬,易放難追。這正是告訴我們,任情恣性的危害。

  斗氣,意氣用事。賭氣。意為對別人有意見或鬧情緒。只要一賭起氣來,人類常會慢慢脫離“理性動物”的范圍,做出一些損人不利己的事情。

  歷史上有個很有趣的“賭氣”軼事:明代有個才子解縉,小時候住在一個做官人家曹尚書的對面。曹尚書家中有個漂亮的竹園。解縉年紀小小,很愛吟詩作對,每天看著茂密的竹林,十分暢快,寫了一副對聯:

  門對千竿竹,家藏萬卷書。

  很多人看了,稱贊他是個天才,曹尚書知道了很不高興,心想,竹林明明是我家的,怎么可以借給他當題材呢?于是故意教仆人把竹林砍短,愈想愈不開心,又全部砍去,給這神童難看。沒想到,解縉又在對聯上加了四個字,變成:

  門對千竿竹短無,家藏萬卷書長有。

  曹尚書無端毀了自家竹林,又讓解縉證明了他的才華,全然是損人不利己,可見人在氣頭上,什么不理性的事都做得出來。賭氣,可能只是因為小小的事情,卻因為一時氣不過,做出你死我活的決定。 

  毋責人,但自治。

  東漢時期,有個清官叫楊震。他在荊州做官的時候發現了才華橫溢的王密,就推舉他做了昌邑縣令,當揚震東萊出任太守途經昌邑時,王密為答謝楊震以前對自己的舉薦之恩,趁夜深人靜懷揣10錠黃金到驛館拜見楊震。

  楊震對王密此舉很是生氣,毅然拒絕。王密四下瞅了瞅說:“夜黑人靜,是不會有人知道的。”楊震義正辭嚴地說:“天知、地知、你知、我知,你怎么說沒有人知呢?”說完他生氣地將黃金擲于地上。

  好一句:天知,地知,你知我知。雖然你不說我不說就每人知道了,但心知道了就整個世界知道了啊。

  楊震說話的重點并非在責備王密上,而是在其自治方面。“自治”心知道了,整個世界就都知道了。如果我們自律自治能達到這種境界,還會擔心自己德行有虧嗎?   

  能下人,是有志;能容人,是大器。

  那些盛氣凌人,看不起別人的人,都是沒有修養的目光短淺者。一個有修養的君子,不會因為別人的地位低,或沒有才干而看不起別人;其次,他們看不起別人,無非是因為別人不如他,但是未必別人以后也不如他,所以說,這是目光短淺。

  一個有志向的君子,他知道自己的志向在高處、遠處,即便處在比別人優勝的環境中,也會謙卑自牧,清靜自守,絕不會盛氣凌人。

  能容人,是大器。海納百川,有容乃大。王旦是宋代的宰相。一天,宋真宗向王旦“告密”說:“卿雖稱其美,彼專談卿惡”,意思是,你雖然總說寇準好,寇準卻專門說你壞。

  王旦聽后,也不生氣,笑著說:“按道理應當這樣啊。我任宰相時間久,處理的政事多,缺失也必然多。寇準對您從不隱瞞,可見他忠誠直率,這也是我最敬重他的地方。”

  一次,中書省的文件送到樞密院,因為文件不合格式,寇準閱后,便報告了宋真宗,王旦因此受責。

  不出一個月,樞密院的文件送到中書省,也有不合格式的地方,秘書覺得正好以牙還牙,高興地把它呈給王旦,王旦卻讓秘書把文件送還樞密院,讓寇準修改后再送來,寇準想起自己的作法,不禁汗顏。

  凡做人,在心地;心地好,是良士;心地惡,是兇類。譬樹果,心是蒂;蒂若壞,果必墜。

  王陽明用的比喻非常貼切。他說心就像果子的蒂一樣,而人的行為就像果子一樣,如果蒂不好,果子會受到影響;如果蒂壞了,果子也會尚未成熟就墜落,甚至爛掉。

  “致良知”是陽明心學的核心。王楊明認為,良知人人具有,個個自足,是一種不假外力的內在力量。致良知就是將良知推廣擴充到事事物物。

  致本身即是兼知兼行的過程,因而也就是自覺之知與推致知行合一的過程,“致良知”也就是知行合一。“良知”是“知是知非”的“知”,“致”是在事上磨煉,見諸客觀實際。“致良知”即是在實際行動中實現良知,知行合一。

來源:明倫書院 編輯:huchen

分享到: 微信 更多
評論】【關閉】【糾錯:[email protected]
辽宁11选五5开奖结果